• <cite id="vmbq5"></cite>
    <output id="vmbq5"><video id="vmbq5"></video></output>

    <code id="vmbq5"></code>
    <meter id="vmbq5"></meter>

  • <output id="vmbq5"></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百科 » 盤點2010:十大出版事件

    設計百科

    盤點2010:十大出版事件

    發布時間:2011-01-02

    1.新聞出版總署“一號文件”出臺 助推新聞出版產業發展

      1月1日,新聞出版總署出臺《關于進一步推動新聞出版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被稱為新聞出版業2010年“一號文件”的《意見》,為總署繼去年出臺《關于進一步推進新聞出版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后,為進一步推動新聞出版產業發展制定的又一個綱領性文件。“一號文件”的出臺,再次彰顯了行政主管部門力推新聞出版產業發展的決心和力度,引起了行業內外的高度關注。

      7000余字的《指導意見》首次為我國新聞出版產業所包含的內容進行了定義,包括:圖書、報刊等紙介質傳統出版產業,數字出版等非紙介質戰略新興出版產業,動漫、游戲出版產業,印刷復制產業,新聞出版流通、物流產業等五方面內容。

      《意見》提出了新聞出版產業發展的“五大目標”和“六大措施”。“五大目標”為:到“十二五”末,實現新聞出版產業增加值比2006年翻兩番;形成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骨干企業;數字、網絡、手機等出版水平世界一流;建立現代出版物市場體系和現代傳播體系;扭轉新聞出版產品和服務的出口逆差狀況。

      “六大措施”將為“五大目標”保駕護航。其一,拓寬非公有資本參與渠道,鼓勵和支持非公有制文化企業從事印刷、發行等有關經營活動;其二,鼓勵和支持新聞出版骨干企業跨媒體、跨行業、跨地區、跨國界和跨所有制重組,3到5年內,重點培育六七家資產超過百億、銷售超過百億的大型新聞出版企業,支持各種所有制的新聞出版企業,通過新設、收購、合作等方式,到境外建社、辦廠、開店,實現新聞出版企業在境外的落地和本土化;其三,多渠道構建融資環境。充分利用發行企業債券、引進境內外戰略投資、上市融資等多種渠道為企業融資,開展與國有銀行及相關金融機構的戰略合作,加快建立和發展中小新聞出版企業信用擔保機制,允許投資人以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評估作價出資組建新聞出版企業;其四,運用高新技術,促進新聞出版產業發展方式轉變和結構調整;其五,實施重大項目建設;其六,建設新聞出版產業帶、產業園區和產業基地,發揮產業集群優勢。

      主管部門的意圖相當明顯,出版業全體轉企改制,成為獨立市場主體后,大規模兼并重組聯營,造出版航母,劍指國際市場。然而,產業化風潮之下,出版界急功近利的短視行為越來越多。可以瞬間放大體量的非出版業務越來越重要,日益排擠出版主業的位置;“十年磨一劍”的好書越來越少,出版人不再“板凳一坐十年冷”,而是大規模造貨、鋪貨,以應對年年的經營指標考核……事實上,“走出去”和中國文化話語權提升的關鍵,并不在于規模和體量,也不在于“大項目”和“工程書”,而是在于真正閃爍著思想光輝、情感力量的精品力作。如何及時糾正改革中所出現的問題,將考驗行政主管部門的智慧。

      2.“圖書限折令”備受爭議遭早夭

      1月8日,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和中國新華書店協會聯合發布了醞釀兩年之久的《圖書公平交易規則》。《規則》為中國圖書出版發行業的首部行業規范,從訂貨、供貨、退貨、促銷、結算等環節對圖書交易行為進行了全面規范。其中,“出版一年內的新書(以版權頁出版時間為準),進入零售市場時不得打折”以及“新書網售和會員制銷售不得低于8.5折”兩條,激起輿論嘩然。圖書“限折令”惹來口誅筆伐,主持制定《圖書公平交易規則》的三大出版行業協會也成為眾矢之的,被律師和消協一紙訴狀告至發改委,稱涉嫌違反《反壟斷法》。9月1日,三大出版行業協會重新發布《圖書交易規則》,原規則中“新書一年內不得打折”等規定在國家發改委反壟斷部門的干預下被廢止。

      不被民眾所理解的是,從世界范圍來看,書業價格體系分為兩種,以英美為代表的自由價格體系,和德法、西班牙、日韓為代表的固定價格銷售體系。兩者最大的區別在于,英美制意味著零售企業可以制定自己的價格,定價制,則是上游出版社制定一個價格之后,全國范圍內的不同零售商都要在一定時間按照同一價格銷售。定價銷售制也是基于市場經濟的,因為,上游出版社在定價的時候,要根據市場的情況和消費者的消費能力進行定價,這個定價也是市場合力下的定價。越是定價銷售的國家,圖書的總價格越是相對比較低,實行價格欺詐的圖書在這種價格制下不能隨意打折,否則,就會被逐出市場。從歷史上來講,中國是定價銷售制的體系,直到現在,中國書業的基礎還是定價制,因為書業是上游出版社定價。實體店堅持了多年定價銷售制,在網店的集中破壞下,瞬間崩潰。

      德國和日本是典型的定價銷售制的國家,而這兩個國家也是公認的出版強國和閱讀強國。如果取消“再販”制度(定價銷售制),日本國內認為消費者的利益會受到以下的損害:圖書種類下降,圖書內容雷同,圖書價格上漲,邊遠地區的書價高于城市,小書店數量下降,書店間的價格戰將不可避免,書店會將進貨的重點放在容易預測銷量的暢銷書上,另外經營專業圖書的和有個性圖書書店的書架會有大幅的下降。即使是英美模式的自由銷售體系,也并不意味著可以惡性競爭。

      所以,定價制跟壟斷無關。定價制的基礎還是企業(上游出版社)制定自己的銷售價格,同時約束打折的規矩,本質上沒有干預企業制定價格的權力,沒有違反市場經濟。在定價制情況下,相對還保護了中小資本,防止大資本以價格作為武器,形成更大的市場份額,所以,是反壟斷、而且有助于保護文化多樣性。

      無論如何,正如本報在《圖書“限折令”惹口誅筆伐 公眾板子打錯了?》一文中所指出的,出版行業協會在制定相關政策時,低估了公眾的反應。用傳統的方式、口吻去推一個新事物,而且是在中國復雜的環境里邊去推,需要更有力的解釋和說明。
    1.新聞出版總署“一號文件”出臺 助推新聞出版產業發展

      1月1日,新聞出版總署出臺《關于進一步推動新聞出版產業發展的指導意見》。被稱為新聞出版業2010年“一號文件”的《意見》,為總署繼去年出臺《關于進一步推進新聞出版體制改革的指導意見》后,為進一步推動新聞出版產業發展制定的又一個綱領性文件。“一號文件”的出臺,再次彰顯了行政主管部門力推新聞出版產業發展的決心和力度,引起了行業內外的高度關注。

      7000余字的《指導意見》首次為我國新聞出版產業所包含的內容進行了定義,包括:圖書、報刊等紙介質傳統出版產業,數字出版等非紙介質戰略新興出版產業,動漫、游戲出版產業,印刷復制產業,新聞出版流通、物流產業等五方面內容。

      《意見》提出了新聞出版產業發展的“五大目標”和“六大措施”。“五大目標”為:到“十二五”末,實現新聞出版產業增加值比2006年翻兩番;形成一批有國際競爭力的骨干企業;數字、網絡、手機等出版水平世界一流;建立現代出版物市場體系和現代傳播體系;扭轉新聞出版產品和服務的出口逆差狀況。

      “六大措施”將為“五大目標”保駕護航。其一,拓寬非公有資本參與渠道,鼓勵和支持非公有制文化企業從事印刷、發行等有關經營活動;其二,鼓勵和支持新聞出版骨干企業跨媒體、跨行業、跨地區、跨國界和跨所有制重組,3到5年內,重點培育六七家資產超過百億、銷售超過百億的大型新聞出版企業,支持各種所有制的新聞出版企業,通過新設、收購、合作等方式,到境外建社、辦廠、開店,實現新聞出版企業在境外的落地和本土化;其三,多渠道構建融資環境。充分利用發行企業債券、引進境內外戰略投資、上市融資等多種渠道為企業融資,開展與國有銀行及相關金融機構的戰略合作,加快建立和發展中小新聞出版企業信用擔保機制,允許投資人以知識產權等無形資產評估作價出資組建新聞出版企業;其四,運用高新技術,促進新聞出版產業發展方式轉變和結構調整;其五,實施重大項目建設;其六,建設新聞出版產業帶、產業園區和產業基地,發揮產業集群優勢。

      主管部門的意圖相當明顯,出版業全體轉企改制,成為獨立市場主體后,大規模兼并重組聯營,造出版航母,劍指國際市場。然而,產業化風潮之下,出版界急功近利的短視行為越來越多。可以瞬間放大體量的非出版業務越來越重要,日益排擠出版主業的位置;“十年磨一劍”的好書越來越少,出版人不再“板凳一坐十年冷”,而是大規模造貨、鋪貨,以應對年年的經營指標考核……事實上,“走出去”和中國文化話語權提升的關鍵,并不在于規模和體量,也不在于“大項目”和“工程書”,而是在于真正閃爍著思想光輝、情感力量的精品力作。如何及時糾正改革中所出現的問題,將考驗行政主管部門的智慧。

      2.“圖書限折令”備受爭議遭早夭

      1月8日,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中國書刊發行業協會和中國新華書店協會聯合發布了醞釀兩年之久的《圖書公平交易規則》。《規則》為中國圖書出版發行業的首部行業規范,從訂貨、供貨、退貨、促銷、結算等環節對圖書交易行為進行了全面規范。其中,“出版一年內的新書(以版權頁出版時間為準),進入零售市場時不得打折”以及“新書網售和會員制銷售不得低于8.5折”兩條,激起輿論嘩然。圖書“限折令”惹來口誅筆伐,主持制定《圖書公平交易規則》的三大出版行業協會也成為眾矢之的,被律師和消協一紙訴狀告至發改委,稱涉嫌違反《反壟斷法》。9月1日,三大出版行業協會重新發布《圖書交易規則》,原規則中“新書一年內不得打折”等規定在國家發改委反壟斷部門的干預下被廢止。

      不被民眾所理解的是,從世界范圍來看,書業價格體系分為兩種,以英美為代表的自由價格體系,和德法、西班牙、日韓為代表的固定價格銷售體系。兩者最大的區別在于,英美制意味著零售企業可以制定自己的價格,定價制,則是上游出版社制定一個價格之后,全國范圍內的不同零售商都要在一定時間按照同一價格銷售。定價銷售制也是基于市場經濟的,因為,上游出版社在定價的時候,要根據市場的情況和消費者的消費能力進行定價,這個定價也是市場合力下的定價。越是定價銷售的國家,圖書的總價格越是相對比較低,實行價格欺詐的圖書在這種價格制下不能隨意打折,否則,就會被逐出市場。從歷史上來講,中國是定價銷售制的體系,直到現在,中國書業的基礎還是定價制,因為書業是上游出版社定價。實體店堅持了多年定價銷售制,在網店的集中破壞下,瞬間崩潰。

      德國和日本是典型的定價銷售制的國家,而這兩個國家也是公認的出版強國和閱讀強國。如果取消“再販”制度(定價銷售制),日本國內認為消費者的利益會受到以下的損害:圖書種類下降,圖書內容雷同,圖書價格上漲,邊遠地區的書價高于城市,小書店數量下降,書店間的價格戰將不可避免,書店會將進貨的重點放在容易預測銷量的暢銷書上,另外經營專業圖書的和有個性圖書書店的書架會有大幅的下降。即使是英美模式的自由銷售體系,也并不意味著可以惡性競爭。

      所以,定價制跟壟斷無關。定價制的基礎還是企業(上游出版社)制定自己的銷售價格,同時約束打折的規矩,本質上沒有干預企業制定價格的權力,沒有違反市場經濟。在定價制情況下,相對還保護了中小資本,防止大資本以價格作為武器,形成更大的市場份額,所以,是反壟斷、而且有助于保護文化多樣性。

      無論如何,正如本報在《圖書“限折令”惹口誅筆伐 公眾板子打錯了?》一文中所指出的,出版行業協會在制定相關政策時,低估了公眾的反應。用傳統的方式、口吻去推一個新事物,而且是在中國復雜的環境里邊去推,需要更有力的解釋和說明。

    ?

    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