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ite id="vmbq5"></cite>
    <output id="vmbq5"><video id="vmbq5"></video></output>

    <code id="vmbq5"></code>
    <meter id="vmbq5"></meter>

  • <output id="vmbq5"></output>
    當前位置: 首頁 » 設計百科 » 讓酒類包裝設計回歸價值

    設計百科

    讓酒類包裝設計回歸價值

    發布時間:2014-03-16

      36歲的魏延軍是深圳中圳包裝設計有限公司、中圳創意機構(中國)有限公司總經理,他進入酒類包裝行業已經快十年了,這期間,魏延軍的職業規劃相對比較平穩,總體概括就是“三個三”。三年給人打工,三年和搭檔合作開公司,三年自己獨立運營公司。

      中國白酒行業經歷黃金十年的井噴式發展,也成就了配套產業酒類包裝行業的高速成長。當前,酒類包裝行業門檻偏低,從業者整體素質參差不齊,導致了國內包裝行業秩序混亂,不規范運作、惡性競爭、價格戰等現象比較嚴重。

      在魏延軍看來,近兩年酒類包裝行業將面臨徹底的洗牌。其實,行業的洗牌過程就是一個規范、回歸理性的過程。

      “降低包裝材料成本、重視設計的價值是未來酒類包裝行業應該堅守的一個原則。”魏延軍認為,在這種背景下,包裝企業應該高度重視塑造自身的核心競爭力。

      魏延軍分析認為,當前包裝設計行業的現狀要求從業者應該高度自律,勇于堅持自我,尊重行業發展規律,制定理性發展戰略,堅持行業可持續發展道路。這是包裝設計企業生存、發展和壯大之本,也是包裝設計行業實現良性發展的要求和體現。

    簡約而不簡單

      1994年當兵入伍的魏延軍,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創業家。對他而言,做生意就像做人一樣,“不能急,不能太勉強,不能輕言放棄,到一定程度可能就水到渠成。”他說,可能這就是四年軍旅生活留給他的最大財富。

      當時,退伍轉業回到湖北老家的魏延軍對自己的人生并沒有太多的規劃,只知道自己是從農村走出去的,現在又從大城市回到了農村,但內心深處還存有對大城市的向往。

      于是,經過一番“思想斗爭”之后,魏延軍決定到深圳“闖”世界。

      2004年,在軍隊養成的良好素質“行動力快”,幫助魏延軍很快進入了酒類包裝行業。

      魏延軍向記者介紹說:“剛剛轉業那時,很多在部隊養成的習慣很難改變,比如行動力。所以,老板規劃好了,我就迅速地去落實,慢慢地得到了領導的信任和重視,并開始獨自運作這家公司的酒類包裝業務。不過,在這家公司做了3年之后我就選擇離開了,開始自己創業。”

      魏延軍進入包裝行業沒有太多跌宕起伏的故事,當時他就想找一份吃飽飯的工作,然而,這一做就是9年。如今,他已經擁有了自己的公司,成為了一位“操盤手”。

      “現在的酒類包裝不如以前好做。但并不是沒得做,具體要看你怎么去做。”魏延軍表示,2012年以來,白酒包裝行業面臨著一種回歸理性的過程,直觀地講就是包裝不能過度,前幾年白酒和月餅的包裝能設計多復雜就多復雜,有些都不計成本,這其實是一種資源的浪費。未來酒類包裝會在材料上降低成本,把質量做精,工藝做細,這是一條比較健康的發展道路。

      “比如,從最外包裝材料來講,將來卡盒可能會被普遍使用。它成本在2~3塊錢,而且可以壓扁運輸節約運費,卡盒是紙做的,可以打成紙漿回收利用,性價比非常高。而手工盒成本在十幾塊錢,不能打扁運輸,運費非常高,且里面是廢棄的木板和木屑,他們不能再次回收利用。”魏延軍說。

      一個手工盒(按體積運輸)運費都快要達到一個卡盒(按重量運輸)的成本了。外包裝的表面從深圳設計好之后,就要運到魏延軍在內蒙古和吉林的工廠進行表面和底面粘合的加工,卡盒現在完全可以機械操作,而手工盒還需要人工粘合,所以,成本就會再次增加。

      “卡盒是紙,手工盒是板,厚度不一樣,但是說實話最后呈現的效果差不多,很多卡盒如果手工精細一點的話,也會很好看,國外有很多產品都是用卡盒作為最外層的包裝材料,卡盒可能是未來酒類包裝的一種發展趨勢。”

      現在整個行業回歸理性,配套企業也在回歸理性,企業也在控制成本,白酒大舉進行“腰部”運動,回歸民酒。在保證酒質的同時,酒類包裝設計公司完全可以在包裝成本上下一些功夫,開發一些更好、更環保,可以替代、低成本、效果好的材料。

    每一款包裝設計之所以可以達到很好的效果,這與魏延軍公司的發展規劃也有一定的關系。

      魏延軍強調說,在業務拓展上,公司就是有意識地把步子放慢,追求服務質量,而不是單純追求客戶數量。當前行業泡沫比較嚴重,提升包裝設計服務能力的關鍵就是要做到保質保量,自己能做3000萬的事情,就只做3000萬的事情,而且必須要做好,要尊重行業發展規律。

      在被問及為什么不直接瞄準一線客戶時,魏延軍的回答同樣傳達了一種理性和務實的理念,其分析指  ,當前中圳包裝正處于一個高速成長階段,但自身尚不具備為一線品牌提供完美服務的能力,尚未形成與一線白酒品牌相匹配的品牌力,所以當前主要選擇為二、三線品牌服務。但隨著公司品牌力和服務能力的不斷提升,公司必將在合作客戶質量和規模上完成質變,進軍一線包裝設計公司行列。

    回歸設計的核心競爭力

    深圳被稱為設計之都,設計人才集中,創意文化產業和金融產業發達,是政府重點打造的支柱型產業,而生產制造業則屬于控制發展型產業,因此深圳在包裝生產上的區位和政策優勢不斷喪失,包裝生產內地化成為必然趨勢。

      魏延軍把握住這一趨勢,三年前中圳包裝便已在呼市托縣建立了自己的生產基地,將人才優勢與成本優勢相結合,提高了競爭力。

      深圳酒包圈子有這樣一種現象,免費設計,但必須在指定工廠生產。“我們的老客戶和戰略型客戶,基本上前期不收設計費,盒子必須要在我的工廠生產,但新客戶還按照設計標準來收費。”

      其實,在深圳很多設計公司的為了更好地配合生產企業,設計最終考慮的還是生產。之前深圳很多有實力的設計公司就是靠著收取設計費生存的,但是從去年開始大環境不好,很多公司外單下降嚴重,為了生存,這些大公司也開始接一些小單,賺取生產利潤了。

      一方面是設計免費,賺取生產利潤;一方面現在很多客戶不愿意出設計費,甚至有些人掏不起這些費用。這逼迫著酒類包裝行業只能變通地去做市場。

      “對于一個公司來講,聘請一個優秀的設計師或者是著名的設計師費用非常高,現在深圳很多設計公司都不愿意花費這么大的代價來‘養’設計師,就導致留不住設計人才的現象。”

      在白酒行業發展很好的時候,設計師的工資會很高,但是現在白酒行業開始自上而下的調整之后,費用壓縮,相應地,公司和設計師的費用也在壓縮,導致設計師現在的工資沒有之前多,所以,很多設計師要么轉行,要么自己單干。

    “現在很多老板就是設計師,下面也沒有員工,自己接活自己干。這種情況導致了現在深圳設計行業的口碑開始下降,其實,這個行業也在慢慢洗牌,很多公司在這個過程中會陸陸續續被淘汰掉。”

      禮品包裝盒設計的再次回歸,設計是核心優勢。未來,設計公司可以在費用壓縮的情況下,在外包裝的選材方面降低一些成本,把節省下來的錢花在設計上,這是比較合理的,若一味地忽視設計的價值,不利于酒類包裝行業的發展。

      在魏延軍看來,“設計的簡化并不是最后什么也沒有,有些人認為一簡化好像放一個標志就OK了。其實,我們會認真考慮客戶的需求、特色、人文習慣,會用一些經典的元素去襯托它產品的文化和特質。品牌的核心文化首先要抓住,可能企業的文化很多,不能說我把這些文化都往盒子上堆,這就要考驗我們設計師的悟性和創作思想了,可能只要抓住一個點就能把這個企業的品牌文化展現得淋漓盡致。也就是說,只要能夠把產品的品牌和文化體現出來,材質并不重要,表現形式和手法才是最重要的,競爭的核心還是設計。”www.ltcigarettes.com/blog

    ?

    亚洲做性视频在线观看